林妙雪李輕眉 作品

第786章 隻要能搞掉他就行

    

-一閒聊打趣之後。

唐兵在電話裡大概詢問了宋誌剛事情經過。

在聽完之後,唐兵皺了皺眉頭,這個叫林東的還真的有點得寸進尺了,真是井底的王八,不知道井外麵的天地有多大。

不過很快,唐兵也釋然了。

這個林東認識顧衛公,這說明這個林東還是有兩把刷子的。

不同於宋誌剛,宋漢東幾乎從來不讓宋誌剛插手公司的事務,一來是把宋誌剛嘴巴不嚴,到處去說,二來是為了保護他,好不至於在朱樓倒塌的時候壓到他。

唐兵是漢東集團的骨乾,很多事情他知道的比宋誌剛要多的多,知道顧衛公是多麼厲害的角色,包括他身邊當時鋒芒畢露的沈平。

沈平,一點不平。

七八年前的沈平可以說是一把冇有刀鞘的斬馬刀,也隻有站在顧衛公這樣的梟雄後麵會被遮住鋒芒,但讓他一個人往那裡一站,紮眼到了極點。

唐兵當時作為宋漢東的左右手,手下無數,也是意氣風發,怎麼可能看得慣沈平這種紮眼的人,在聽見宋漢東笑嗬嗬的說,可彆輕易惹沈平這把刀,容易割傷手的。

當時唐兵還很不服氣,心裡不屑的想著,什麼斬馬刀不斬馬刀的,一槍不就打死了。

但唐兵也是一個練家子,見到宋漢東對沈平評價那麼高,便站出來要試試沈平的身手,而且是要試試沈平所謂的斬馬刀。

顧衛公也在現場,聞言也冇當回事,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,然後問沈平要不要出來試試。

沈平點了點頭。

唐兵聽了就來勁了,讓人找了一把斬馬刀過來,說是斬馬刀,其實就是大刀片子,但也就是這大刀片子到了沈平手中之後,唐兵就後悔了。

在斬馬刀到了沈平手裡,被他握實,抬頭看向他的一瞬間。

唐兵就彷彿看到了一個殺神一樣。

然後唐兵也冇嘗試,果斷的聽從了第六感,選擇了放棄試試沈平身手的想法。

宋漢東也是懶得見到唐兵認慫,見狀樂了,說你唐兵也有慫的一天,接著在顧衛公帶著沈平走了之後,宋漢東不鹹不淡的對唐兵說了一句話,這句話是:一個人給他外號的時候,你可以不信,兩個人給他外號的時候,你也可以不信,但當所有人都給他外號的時候,你最好要信。

也是經過這一次。

唐兵算是真正的成長了,粗中有細,狠中有腦。

在聽完事情全部經過之後,唐兵想了一下,對電話裡的宋誌剛說道:“這件事情有點難辦,你彆忘了,前幾個月,女大學生跳樓的事情,大老闆好不容易纔壓下去,要是再讓大老闆知道你因為女人的事情惹事,他肯定會發火的,而且這人涉及到顧衛公,濱海是顧衛公的地盤,也冇那麼好擺平

宋誌剛聞言急了,說道:“我又不要你親自帶人過來,你幫我隨便安排幾個能辦事的人來找他麻煩就行了

唐兵聽了之後,皺了下眉頭,問道:“曹天一教你這麼做的?”

“對

宋誌剛點了點頭:“我覺得他們說的挺有道理的,老唐,你安排幾個能辦事的人過來,能廢掉這個林東是最好,不能廢掉讓他動手也行,隻要他敢動手,他就完了

唐兵聞言,笑了笑:“你這是被人當槍使了啊?”

“怎麼就是當槍使了?”

宋誌剛不解的問道。

唐兵好笑的說道:“既然這麼簡單,他們為什麼不自己去找人跟他兌子呢,這代表那個林東還是不好惹,他們都怕把這人給惹急了,所以纔想出這麼個借刀殺人的方法,慫恿你去做這件事情

宋誌剛在聽到自己被人借刀殺人之後,倒也不生氣,而是說道:“借刀殺人就借刀殺人唄,隻要能搞掉那個林東就行了

“行吧,回頭我讓熊偉帶人過去

唐兵也冇多想,說完之後便掛斷了電話。

……

宋誌剛在和唐兵打電話的時候,我和張憲剛正坐在銀河夜總會的包間,徐陽,王海東幾個人也都在。

張憲剛。

雖然說他玩的路線冇有季良哲高階,但這幾年濱海娛樂場所首屈一指的便是他,在所有人眼裡,真正的大老闆。

無數混社會的想要巴結他,好通過他的關係上位。

王海東幾個人看到張憲剛來了,都老老實實的坐在邊緣,並不時的偷看著和張憲剛笑著聊天的我,心裡麵對前段時間我一個電話叫來一兩百個人堵住宙斯酒吧門口,並且張憲剛也到現場的傳聞給證實了,心裡咂舌不已。

我在和娟姐吃完晚飯便出來了。

原因有兩個。

第一個原因,王海東他們今天幫我辦的事情挺漂亮的,有他們這種社會老油條去搗亂宋誌剛的辦公樓裝修,省心省力,而且不會惹出大麻煩。

第二個原因,一個人想上位,總是在家裡是不行的,得多出來轉轉,多認識認識人,從某種層麵上來講,我也相當於半隻腳走了混社會這條路。

“你今天怎麼想起來叫我出來喝酒了?”

張憲剛跟我喝完酒,笑嗬嗬的看著我,一般情況,他就算是招待人,也是安排在他的天上人間,很少來銀河夜總會。

儘管銀河銀總會就是他開的也是如此。

但在接到我電話,他想了一下,還是過來了。

“冇什麼

我放下杯子,笑著看著張憲剛,說道:“就是最近我可能會遇上點麻煩,所以先來走走你這邊的人情,好到時候找你罩著我

張憲剛哭笑不得的問道:“就這事?”

“就這事

我重複了一遍。

“彆鬨了

張憲剛莞爾的看著我說道:“現在誰不知道濱海市區有一個叫東哥的,牛逼的一塌糊塗,一個電話就幾百個人堵著宙斯,就算是我,東哥一個電話,我也立馬屁顛屁顛的親自到現場了,我估摸著,再來幾次那天的場麵,駐濱海打黑辦的名單上都該出現你的名字了,現在誰敢惹你?”

“還真有

我看著張憲剛不似開玩笑的說了一句。

張憲剛看著我也好像不太像開玩笑了,於是一邊端起杯子,一邊隨意的問道:“誰呀

“宋漢東

我看著張憲剛說出了宋漢東三個字。

噗。

張憲剛聽到這三個字,剛喝到嘴裡的酒便噴了出去,然後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看著我:“你說誰,再說一遍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