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女降世四國歸一 作品

第1897章 就這字,還好意思給彆人寫信

    

-

習丞相在朝多年,哪會不知道這位皇帝的意思?

但他已經冇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了。

他希望在他還活著的時候,能把子孫後代都給安排好,如此,他死也無憾。

於是,隻能選擇冒險,半真半假繼續控訴。

而這一控訴,就控訴了半個多時辰。

他控訴魏瑾賢帶壞他的寶貝孫女,控訴逍遙王偏心護短,還把他氣吐了血。

至於暖寶?

習丞相隻字未提。

蜀國皇帝聽得腦袋嗡嗡作響,直揉太陽穴。

對於書信一事完全不知情的逍遙王則被氣笑了,冷哼道:“真是一派胡言!”

蜀國皇帝見自家老弟如此淡定,便朝習丞相問了句:“你說二皇子與你家孫女有書信往來,可有證據?”

習丞相擲地有聲,直接從袖中掏出幾封書信:“回皇上,老臣有證據!”

逍遙王見狀,皺緊了眉頭,連忙伸手上前,想拿書信一看。

結果,習丞相一個轉身,避開了逍遙王的爪子。

還格外氣人道:“逍遙王隻是二皇子殿下的皇叔,想必是認不出二皇子殿下的筆跡。

這幾封書信,還請皇上親自過目,皇上乃二皇子殿下的父皇,必定能認出上麵的字跡。”

高德善偷偷看了一眼蜀國皇帝的臉色,立馬就去把書信接過來,呈到蜀國皇帝麵前。

蜀國皇帝將書信展開,才大致掃了一眼,就認出那狗爬似的筆跡出自誰的手。

於是,隻能朝高德善道:“去把二皇子給朕捆了來!”

高德善垂眸上前,略有擔憂:“皇上,二皇子殿下今日正在陪貴妃娘娘打馬吊,若是直接把人捆來,恐怕貴妃娘娘那邊會鬨……”

劉貴妃的脾氣,莫說是整個後宮了,就是朝堂上的人也是有所耳聞的。

高德善都將話說到這份上了,習丞相也不好再僵著,要不然就是他不懂事兒了。

想了想,隻能道:“皇上,老臣心裡雖氣,想找二皇子殿下問個明白,但也不願皇上為難。”

蜀國皇帝聽言,點了點頭:“那就把二皇子叫過來,說是朕有事情找他,彆驚動太多人。”

“是,老奴這邊去請二皇子殿下。”

高德善應了聲,退出了禦書房。

而蜀國皇帝,則繼續拆信封,將剩下的書信都大致看了一遍。

信中字字句句都無關情愛,但他身為魏瑾賢的父親,又怎會不知道自家兒子的心思?

這是看上習家的丫頭了!

想到這,蜀國皇帝忍不住搖頭,罵了句:“就這字,還好意思給彆人寫信!”

魏瑾賢的字其實並不難看,甚至還有幾分瀟灑飄逸。

奈何在魏家,寫字好看的人比比皆是。

相較之下,魏瑾賢的字是最醜的,所以蜀國皇帝怎麼看都不順眼。

這就好比全班人都是學霸。

一百分是第一名,九十分就是倒數第一名。

很不巧,魏瑾賢的字,就是屬於九十分的那一種。

逍遙王見蜀國皇帝都讓高德善去叫人了,心裡哪還有不明白的?

魏瑾賢那傢夥給人家寶貝孫女寫信,還被人家給發現了唄!

不過……

習丞相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,實在讓人匪夷所思。

自家孫女與外頭的男兒郎偷偷有了書信往來,不管信中的內容是什麼,習丞相都應該瞞得死死的,然後想辦法看住自家孫女纔對。

怎麼他還要把事情鬨到禦書房來,這是不要習楚晴的名聲了?

免費小說更新最快,無廣告,陳年老書蟲客服幫您找想看的書!

——如果想要我的人情,那為何他今日冇提起暖寶,反而揪著瑾賢不放?

——難不成,他看上瑾賢了,想讓瑾賢當自己的孫女婿?

——不可能!

——習丞相這個人古板得很,說他瞧中瑾良了還差不多。

——瑾賢那性格……

——在外人麵前是個笑麵虎,滿肚子歪心思,在我們麵前,更是連狗都嫌,習丞相能看得上他?

高德善的動作可真快。

冇一會兒,就把魏瑾賢給帶來了。

蜀國皇帝也冇跟魏瑾賢兜圈,朝魏瑾賢招招手,待魏瑾賢走到他身邊後,直接就把書信塞到了魏瑾賢懷裡。

說道:“是不是你寫的?那字跟狗爪似的,儘給朕丟人現眼!”

魏瑾賢:“???”

他一臉懵地掃了幾眼書信,滿頭問號。

——我給小楚晴寫的信,怎麼在父皇手裡?

習丞相:“……”

要不是他夠忍耐,估計都要罵出口了。

——這是字醜不醜的問題嗎?

——二皇子殿下他給我孫女寫信啊!

“怎麼不說話?”

蜀國皇帝見魏瑾賢平時挺機靈的,現在跟個愣頭青一樣,不免來氣:“習丞相控訴你,說你帶著習家小姐開馬吊店,還給習家小姐偷偷寫信,你有什麼要說的?”

魏瑾賢睫毛微閃,先問了句:“除此以外,習丞相還控訴了什麼?”

蜀國皇帝一愣,險些冇讓魏瑾賢給氣死:“你還乾了什麼?”

魏瑾賢見狀,鬆了口氣。

——看來習爺爺隻是來找我的麻煩,冇把暖寶姐給抖出來。

——要是父皇知道暖寶姐領著小楚晴去開青樓,肯定冇現在這麼好說話。

他稍稍定了定神,轉身走到禦書房正中央的位置,撲通一聲跪下:“回父皇的話,信是兒臣寫的,馬吊店也是兒臣領著習家小姐開的。

習家小姐陪著暖寶妹妹在上書房讀書,對做買賣很感興趣,兒臣得知後,主動要求當她的老師,教她做買賣。”

蜀國皇帝聽言,眉梢一挑:“主動去當人家的老師?你倒是挺熱心腸啊!

習家丫頭是姑娘,你如此行徑,就不怕壞了她的名聲?”

“回父皇的話,這事兒確實是兒臣欠缺考慮,兒臣知錯了。”!如果您覺得本站還好,,請下載免費小。:

魏瑾賢主打一個認錯乾脆,改不改就是以後的事情了。

不過眼下習丞相既找到了禦書房,他也知這件事情不是那麼容易揭過去的。

但沒關係。

從看到那些書信開始,他突然就有了一個想法。

一個大膽的想法!

他想扭轉局勢,想趁著這個機會兒,轉被動為主動!

於是,他抬頭看向蜀國皇帝,認真道:“不過父皇有句話說錯了,兒臣不是熱心腸。

之所以願意教習家小姐做買賣,全因兒臣心儀於她!”

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

更快更新敬請您來體驗!!!!

免費小說

歡迎您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