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三生姬千月 作品

第1320章 一劍光寒十九州

    

-我獨自漫步在這片被逆蝕之力深深浸染的封地,眼前的一切奢華得近乎病態。酒池肉林,這一詞彙不再是曆史書頁上的簡單描繪,而是活生生展現在我麵前的場景,如此觸目驚心。美酒如泉湧,彙聚成池,色彩斑斕卻散發著誘人心智的香氣;而所謂的肉林,掛滿了各式佳肴,它們不再是單純的食物,更像是權力的祭品,供奉於無儘的貪慾之前。

九皇子的喜好,在這裡體現得淋漓儘致,也令人膽寒。他對酷刑的偏好,化作了一件件精密而殘酷的刑具,靜靜陳列於宮殿的一隅,反射著冷冽的光,無聲訴說著過往的苦難。而對美食的追求,早已超越了味蕾的享受,轉而成為一種近乎變態的展示——廚藝大師們被強製創新,隻為滿足他一時的奇思妙想,那些菜肴精美絕倫,背後卻是無數無辜生命的犧牲。

更令人心悸的是,他還飼養著一群凶猛異常的野獸,這些本該在野外自由奔跑的生靈,如今卻被囚禁於金碧輝煌的牢籠之內,僅供他觀賞或作為懲罰的工具。獅虎的咆哮,豹子的低吼,偶爾穿透夜的寂靜,與遠處宴會上的歡聲笑語形成了鮮明對比,如同這封地的兩麵,一麵是無儘的狂歡,一麵是深刻的悲哀。

九皇子的後宮更是彙聚了天下絕色。來自五湖四海的佳人,無論是人間的貴族之女,還是異族的精靈仙子,甚至是傳說中的龍女,都被逆蝕之力吸引或強迫,聚集於此。她們身著華服,頭戴珠翠,行走於宮殿間,美得如同移動的畫卷,但在這表麵的繁華背後,卻隱藏著深深的孤寂與無奈,每個人的眼神中都透露出對自由的渴望和對家國的思念。

夜晚,燈火通明,宴會不斷,音樂與歡笑聲掩蓋了白日的沉重。美酒佳肴擺滿了長桌,珍饈美味誘惑著所有感官,但在這盛宴之下,暗流湧動,權力的遊戲與背叛的陰謀在杯盞交錯間悄然上演。九皇子高居寶座之上,享受著這一切,但他是否真的快樂,抑或隻是在這無儘的**中越陷越深,無人知曉。

我站在九皇子宮殿的宏偉入口,眼前展開的景象隻能用“瘋狂”來形容。宮殿內部,璀璨的燈光與寶石鑲嵌的牆麵交織出一片光怪陸離的世界,每一寸空間都充斥著放縱的氣息。宴會上,賓客們的笑聲、歌聲、甚至是尖叫聲響徹雲霄,他們身著華麗服飾,舉止間卻透露出一種脫離常軌的狂熱。

餐桌上擺滿了珍饈美味,但這些食物的呈現方式卻令人瞠目結舌:有的被雕刻成奇異的生物形態,有的則以過於誇張的藝術形式擺放,挑戰著所有人的視覺與心理極限。美酒如河流般暢飲不儘,人們手中的酒杯從不空置,醉意與瘋狂在空氣中相互交融,催生出一幕幕荒誕不經的行為。

音樂震耳欲聾,樂隊演奏著激昂而又混亂的旋律,似乎在為這場盛宴添上一抹末日狂歡的色彩。舞池中,人們忘情地旋轉跳躍,他們的動作失去了優雅,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原始的、幾乎野性的釋放。更有甚者,直接在宴會上進行各種大膽表演,挑戰著道德與理智的邊緣。

在這片狂歡的海洋中,九皇子本人彷彿是風暴的中心,他的笑容裡藏著一絲冷酷與得意,享受著眾人對他權威的絕對臣服。他不時提出更加離譜的要求,而周圍的人隻會競相迎合,生怕失去這份荒唐的寵幸。

“你就是使者?”九皇子搖晃著酒杯,目光冰冷的看著我。

“正是我不卑不亢說道。

“三哥要你傳達什麼?”

“要麼加入,要麼去死我平靜說道。

九皇子點了點頭,神色很平靜,似乎並未生氣。

他隻是淡淡的揮了揮手:“殺了他

刹那間,那些被逆蝕之力深深感染的強者,他們的雙眼失去了往日的光彩,取而代之的是無儘的空洞與嗜血的渴望。他們如同被無形的鎖鏈牽引,從宴席的各個角落,從宮殿的深處,甚至是高聳的塔樓,蜂擁而出,目標直指我一人。這些曾經的英雄與強者,現在隻是一具具被**和黑暗操控的軀殼,步伐沉重,卻帶著不容抗拒的力量。

他們之中,有身形龐大的獸人,肌肉膨脹,皮膚上佈滿逆蝕的紋路;有身手敏捷的刺客,手中利刃閃爍著不祥的光芒;還有掌控元素的法師,指尖跳躍著扭曲的魔法火花,準備隨時釋放出毀滅性的能量。這是一場不對等的對決,我身處風暴的中心,四周是被黑暗力量扭曲的強大力量。

麵對如潮水般湧來的逆蝕之力感染者,我體內深處的劍神之力驟然爆發,我的雙眼在這一刻彷彿能洞悉一切虛妄,周遭的空氣因我的意誌而震顫,每一粒塵埃似乎都在響應我的呼喚,等待著那一劍的揮落。

我深諳劍道之精髓,劍不在形而在意,不在力而在心。我的劍意化作一道淩厲至極的鋒芒,如同破曉時分的第一縷陽光,刺破了這無儘的暗夜。那些被逆蝕之力扭曲的強者,儘管力量驚人,但在我的劍下,如同朽木遇見秋風,紛紛被斬斷,化作一道道光影消散於空中。

我以一己之力,於萬軍之中開辟出一條血路,目標直指這場混亂的源頭。我每一步踏出,都是對逆蝕之力的蔑視,我的劍法,不再侷限於招式,而是與天地共鳴,每一次揮劍,都似在演繹著宇宙的生滅,古老與未來的對話。

終於,我立於九皇子麵前,他那不可一世的神情在劍光映照下顯得有些許動搖。

“我再說一遍,加入,或者去死

九皇子的臉色終於動容,他沉默許久,緩緩開口說道:“我加入

“很好,從此七皇聯盟變八皇聯盟

“帶上你所有的家當,所有的手下,一起加入聯軍吧

我默默收劍,轉身就走。

殺九皇子容易,可多一個棋子,逆蝕一族就多一份內耗。

而這份內耗,也許就能讓逆蝕一族大廈將傾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