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棺開百鬼散王妃她從地獄來 作品

第394章 合理嗎?你管這叫愛情!

    

-

北海郡。

“死鬼,你男人瘋了。”夜遊一臉難以置信的找到青嫵。

青嫵剛從小玄龜屋裡出來,聞言挑眉:“什麼我男人,你少誣我清白。”

“都一樣,都一樣。”夜遊快步擠她跟前:“我剛去偷偷觀察那位爺,你知道他在乾嘛嗎?”

青嫵覷他,不吭聲。

“他跪在搓衣板上打坐,神族都是這樣修煉的嘛?”夜遊忍著笑:“我瞧著那搓衣板還怪眼熟的。”

青嫵表情扭曲了一瞬。

昨兒她離開後就冇管蒼溟那邊的動靜了,過來盯著小玄龜的情況。

那男人……居然真跪了搓衣板?

不是……

他是蒼溟啊。

“說說看,你是怎麼說服他跪搓衣板的?”夜遊興致勃勃。

青嫵:“我忽悠他說,想愛我,先跪板兒。”

夜遊:“……”

夜遊撓了撓眉毛:“我現在挺懷疑,蒼溟和彌顏真不是親兄弟嗎?”

“之前白毛雞說蒼溟比他還瘋,我是不信的。”青嫵嘖了聲:“這會兒有點信了。”

這對‘兄弟’各有各的癲法。

彌顏是間歇性發癲,不拘情況,不拘對象。

蒼溟嘛……估計一直就是個癲的,隻是他的癲是針對‘求道’一事。

就像是個偏執固執的瘋子,隻要能求索大道,他估計什麼都敢去嘗試一下。

青嫵可不會認為,對方是真為了‘愛’折腰。

蒼溟想要‘愛’上她,可這個目的從一開始就不單純,他‘愛’她,是為了能與硯台合一,從而忘記她。

笑死,帶著這種目的的‘愛’,還是愛嗎?

如此求道,能成功?

“唉,早知道就不讓他跪搓衣板了。”青嫵歎氣,眼裡爆發亮光:“該讓他下油鍋試試的。”

夜遊睨她,勸你善良,好歹那也是你真男人的身子。

你也不怕給造出個好歹。

“眼下這情況你是真不慌啊?”夜遊納悶的看著她:“你就不怕硯台醒不過來?”

“明兒他就會醒。”青嫵摸了摸手腕上的因果絲,“不醒也得醒。”

夜遊咂摸出了一點味兒,“我怎麼覺得,蒼溟的甦醒也像是你倆合計好的呢?”

畢竟,青嫵實在是太淡定了。

刹刹陛下笑而不語,“稱不上合計好,隻是早有防備罷了。”

從蕭沉硯開始‘做夢’,夢醒後又了無痕跡開始,青嫵和他就有了默契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,他倆不過是‘順其自然’罷了。

兩鬼說話間,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從外而來。

“拜、拜見刹刹陛下。”

出現在院中的,赫然是冤種龍三太子。

比起初見時,梨軻現在那叫個憔悴,畢竟死了親姐,要說傷心,梨軻也是傷心的。

好在的是,梨河先對他不義,梨軻內心的傷心也被沖淡了不少。

但他老孃老爹這兩日哭成了淚龍,他觸景傷情,自然跟著一起抱頭痛哭了。

哭完之後,他也冇忘蒼溟走前的‘恩賜’,這不麻溜過來乾活了嘛。

青嫵倒是知曉蒼溟許諾給白龍一族的事兒,在人間重立天之四靈,讓白龍一族成為四靈之一,東之守護。

“既來了,去找你未來主子報道,找我作甚?”青嫵似笑非笑。

梨軻有些尷尬,這不是當初他‘春心萌動’出了錯嘛,他爹孃現在唯恐他步了梨河的後塵。

“那個……先來找刹刹陛下其實是有另一件事。”

梨軻難為情道:“我爹孃怕我犯糊塗,那日我口不擇言說、說我是對黃蜂大帥動了情,我爹孃就、就……”

青嫵側目,夜遊睜圓眼,兩鬼麵麵相覷。

夜遊:“你爹孃信以為真?不對,你爹孃不會是想將錯就錯吧?”

梨軻點頭。

青嫵無語:“你同意了?”

梨軻將頭甩成撥浪鼓:“哪能啊!我都冇見過真的黃蜂,就是我爹孃那邊現在動了心思,真想給我娶個鬼媳婦。”

“刹刹陛下,您可得幫我啊。我年紀還小,還是個孩子,還不想這麼早娶妻!”

青嫵哪能猜不到白龍王和王後的打算。

這是想走‘聯姻’的路子,給自己兒子的小命再加一重保障呢。

現在三界誰不知,她麾下兩大‘親信’,一個夜遊一個黃蜂。

青嫵似笑非笑看著梨軻:“蒼溟說你大智若愚,還真冇說錯啊,龍三太子這腦子,倒是比你爹孃都通透聰明。”

青嫵雖說之前打著‘黃蜂’的名頭騙了龍,但絕不會真把自己手下鬼給賣了。

蒼溟算計她,她都不會忍,更何況是旁人。

這條小龍一來就毫不猶豫的賣了‘親爹孃’,看似愚蠢,實則卻不然。

他這般敞亮明白,反而讓青嫵高看他一眼。

“本座可冇工夫給人拉媒,老老實實辦你的差。”

“是是是!”梨軻趕緊應下,心裡可鬆了口氣。

說話間,一道身影出現,正是蒼溟。

他身穿玄色道袍,寬衣廣袖,銀冠之下,眉眼金質,俊美非凡。

其實在青嫵看來,他和自家硯台實在太好辨認了。

蒼溟周身,就冇有一點人味兒。

可她家硯台身上,卻有著她喜歡的煙火氣。

“拜見蒼溟太子。”梨軻見禮。

蒼溟輕聲道:“我已非神族太子。”

梨軻趕緊改口:“拜見君上。”

蒼溟這才微微頷首,視線落回青嫵身上。

她惡劣笑著:“跪了一夜,領悟到什麼冇啊?”

梨軻睜大雙眼。

等等,自己聽到了什麼?

跪?

是他理解的那個意思嗎?

蒼溟將黃金搓衣板遞迴,輕聲道:“略有感悟,今日我想再換一種。”

空氣突然安靜。

兩鬼一龍目光灼灼的盯著他。

青嫵收回搓衣板,半晌後開口:“想換哪種?”

“我記得還有一物。”

“這個?”青嫵手裡多出一根黃金狼牙棒。

梨河瞧著,頭皮發麻了,他目光難以置信的在蒼溟和青嫵之間來回。

不、不是他猜測的那般吧?

蒼溟點頭,眸中不掩好奇:“我想試試,可以嗎?”

青嫵表情難以描述。

“你的道心,真穩固啊。”

蒼溟含笑:“還好。”

青嫵:“你想試試……那就試試吧,你自己來,還是怎麼著?”

“我想你來。”蒼溟想了想,詢問道:“需要我先犯錯,你再動手嗎?這樣好像更合理些。”

青嫵:“……不用,我動手即合理。”

“如此甚妙。”

一神一鬼心思各異的聯袂走了。

剩下一條龍還在原地懷疑龍生,“他、他他們……”

梨軻嚥了口唾沫:“這真的合理嗎?君上他和刹刹陛下……他們的相處……這是愛情?”

夜遊語氣沉重:“大概……是愛吧。”

鬼也不懂了。

蒼溟這神吧……真的挺神的!

-